吴九箴‧另类说佛

吴九箴‧另类说佛吴九箴至今年逾40岁,却从不公开自己的样貌、学历、职业及居住地,连他出版的第一本着作《当佛陀也要缴信用卡债》的封面,也只以一张佛陀戴着一幅太阳眼镜的照片,当时只印了1000本,他说出版的目地是为了写给他身边的朋友看,因为他觉得他们学佛都学得太执着了,接着他再写第二本、第三本……,不知不觉今天已出版了5本,但他表明,此后再也不写有关佛教思想的书了,因为他要讲的都已经讲完了。在台湾、香港及马来西亚的畅销书排行榜中都榜上有名的作家吴九箴在自我介绍时说,他是台湾嘉义人,最怕习性和业力,因此,每日三省吾身外,还要九箴吾心。在台湾及香港从未作过公开演讲或接受过媒体访问的吴九箴,在大众书局及《星洲日报》邀请下来到马来西亚作公开演讲,这是他第一次公开演讲,只因他觉得在马来西亚比较安全,这里可包容更多种族及宗教,相信也能接受他自我觉醒的一套。他在接受《》访问时表明,他不是佛教徒,虽然他所写的书都是谈论佛教思想。他说,他不想被人贴上佛教徒的标签,然后就告诉他这样可以做,那个不可以做,所以他从不承认自己是佛教徒,也未曾接受过皈依。他说,他写了这本书以后,接到很多恐吓,因为他的书令很多人没有钱可赚,一些人认为他在谤佛,四面八方的抗议都过来了,也有人说他学佛学了几十年都搞不懂学佛是什幺,结果,看了他的书以后就搞懂了。对吴九箴而言,佛教徒都要贴上吃素、守戒律这些标签,这太违反人性和自然了,就如很多人鼓吹放生,结果搞到很多商人去捕捉生物来卖,害死更多生灵。他认为,不管是放生、唸佛或吃素都只是工具,辅助你学佛的工具,就如枴杖一样,协助你前行,但它常常反过来变成你的主人了。佛陀也是自己觉悟的,真正的修行来自于现实生活中的体验,真正的佛法是超越宗教的,直接用在生活中的修行,佛陀有8万4000法门,顺应人们不同的根性,其实,有多少种人就有多少种法门。不过,他认为,许多佛经都不一定是佛陀所说,而是由后人自我诠释出来。对吴九箴而言,《金刚经》及《心经》是他最熟悉的经典,也是他认为是由佛陀所诠释的法。走出执着面对自己吴九箴自称,他写书是写给他身边许多学佛学得太过偏激的朋友看。他说:“他们一天不唸经就有罪恶感,认为不唸经就会下地狱,而且吃素也吃得很执着,不小心吃到肉汤也觉得很有罪恶感,造成自己很痛苦。”所以他写书是为了要告诉他这些朋友,做人要觉醒,要看清很多事情的假象,只要你处于觉醒的状态,什幺事情都可以做,反之,你不清醒只会误解了修行的本质。他表明,他有许多朋友为此患上忧郁症,这促使他写了一本又一本,目前共推出了5本书籍。“我只是想把一些太过偏激的人拉回来,但很多人却误解了,以为我反对佛教。”吴九箴说,佛陀是人不是神,但是大家却把佛陀想像成金光闪闪的、能在天上飞的,而且大家只是一昧朝文字上钻研,只想要把这些文字搞懂,却不了解修行是在生活上实践的。他指出,许多人往往脑袋里装太多东西了,就如电脑的记忆体装太满了,就出现精神错乱了。他坦诚自己也曾经一昧的追求文字上的极乐境界而几近被送入精神病院的状况,他甚至连自己儿子都不认得了。谈起本身的背景,吴九箴不肯透露太多,他坦诚家里贫困,要打工又要上学,觉得生活很苦,长大以后又要为感情事烦恼,觉得人生很苦,所以他的朋友告诉他,佛经里有一个极乐世界,那儿没有苦恼与执着,于是他便一直在经典的文字中去钻研、探讨,希望能从此离苦得乐。同样的,就如他其他学佛的朋友一样,吴九箴也是一昧的从文字上寻找极乐世界。“后来,我知道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崩溃,于是他便决定放下,相信自己的感受及觉知,把脑袋里满满的经文都忘掉,学习去观照自己,终于能平静和自在地面对自己了。”人生须体验苦乐自称觉醒后的吴九箴形容,觉醒的感觉就好比知道人生只是一场戏,你知道自己在演戏,而你会扮演好你的角色,你不会去执着它,当无常来的时候,你知道这是人生的实相。对于会否再朝觉悟的境界前进,吴九箴说,他只希望让自己平静,不痛苦,认清楚自己的习性。他觉得人生就是要去体验所有的苦与乐,当时间到了,人体就会自动分解,作为人就是借着肉身去与世界有联繫,去感受世界的万象。“我不会刻意去追求,或执意要成佛,因为我知道觉悟的境界离我太远了。”他以“悟”这个字来形容,他说,佛陀是一名觉悟者,而“悟”这个字就像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一样,就是要用感官去体验及感受才能得悟。“就如你常听人家说水果汁很好喝,但你只能想像它的好却无法真正体验,只有自己亲自喝下去,让身体的细胞感受到,而不只是单靠脑袋去想像。”他表明,佛法也是一样,一直只听人家说佛法如此受用,但你无法用生活亲自去体验及运用,同样的是无法知道佛法是怎样的“东西”。写书只为唤醒偏激人吴九箴所推出的5本书无论是书名或封面的图都很“创新”,就如他的第一本书取名为《当佛陀也要缴信用卡债》,书中的佛陀戴上了墨镜,另一本《其实,佛不是佛,你也不是你》,画中的佛相则是拿着酒瓶。如此“博出位”的设计是不是媒体人的吴九箴的一种宣传手法?吴九箴说,他开始写书时并不是想为了赚钱,当时,他写了以后就交给出版社,出版社也觉得这种书应该没有什幺人看,就只印了1000本。他认为自己扮演的角色只是一个信差而已,就是把他想要说的话写出来,希望能把一些偏激的学佛者唤醒。对于拿着酒瓶,甚至满脸胡子和皱眉的佛陀,他认为,这样比较像真实的佛陀,因为佛陀也是人。他承认在他的书推出以后,有人很喜欢看,也有人觉得他在谤佛,因此,吴九箴出版书以来也没有举行过什幺大型的签书会或讲座会,他的样子也从未曝光。他说,他从不要求每个人都喜欢他,就如歌手一样,有人喜欢也有人讨厌。以他个人而言,他不赞成佛教有任何戒条,他觉得从佛陀时代到现代,无论时空和环境都不一样了,所以他不需要固定的教条来约束自己,也不会盲目的追从。不过,吴九箴已宣布他不再写有关佛教思想的书了,接下来他所出版的书籍将注重在灵修方面。吴九箴 Profile姓名:吴九箴居住地:不公开年龄:不公开星座:不公开血型:不公开学历:不公开职业:不公开兴趣:阅读写作、音乐欣赏、登山健行、电视电影、考古研究着作:《你可以成佛,却不能成为悉达多》、《你和佛陀之间,只隔着一条线》、《不想当人,就别想成佛》、《其实,佛不是佛,你也不是你》、《当佛陀也要缴信用卡债》及《世界末日来不来,由你的信念决定》等部落格网址